過隙|齒輪廠現場計劃
文 ◎ 楊犇
序言
過隙|齒輪廠現場計劃
過隙|齒輪廠現場計劃

 

*活動海報

 

建築承載著人們生活的痕跡,見證著歲月變遷的歷程,它們為人們提供了流變時間中持存的空間和由之產生的認同感,也因此備受珍視。在這裏,以當下為錨點、朝向任何方向的展望,使曾經存在過的事物通過回憶獲得了現實存在的意義。


然而,每代人都有自己對於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理解與規劃,並且將其付諸於對當下時空的考量與安排之中;當人們試圖以滿足當下標準的方式,重建新的建築以使未來的規劃得以實現時,過去留下的痕跡時常也隨著工地垃圾一起被逐出原有的生存空間。

 

*項目開幕式


作為個體和集體共同擁有的公共空間,齒輪廠是計劃經濟到改革開放歷程的見證,既可以被看作1958 年至 2006 年近半個世紀、內地政治與經濟變遷的微縮地圖,也可以被視為國家如何通過物質實體展現其對自身和人民之理想設定的範例——它在為人們提供一種自我價值和集體信念的同時,也讓人們排斥甚或喪失了自我理解和規劃未來的其他可能。


滯留在社會焦點外的齒輪廠,不是一份已然靜止的遺像,亦非被拋棄了的運轉機制,而是潛存在每棟建築內的、磚石與鋼鐵的廢墟,每個個體中的、心靈和精神的廢墟。這些廢墟可能被拆解或者遺忘,但它們存留過的痕跡卻很難被徹底清除。儘管有人試圖讓廢墟隨同其攜帶的歷史悄無聲息地被永久封存,但總有另一些人願意發掘依然留存於當下的線索,憑藉對圖像、文字和實物的進一步創作,將已然不存在的事物帶回到當下,使這些長久以來隱匿的存在重新被人感知。


我們期待,通過厘清個人和集體如何在清理和改變自身軌跡的過程中重塑自我形象的歷程,拉近作為過去設想之未來的當下和作為未來實現之基礎的當下之間的距離,在被承諾的未來和其未能實現之間,達成追悼與和解,進而思考:當下在何種程度、以何種方式可以被想像為過去、現在與未來相互交織的混沌之網。

 

*齒輪廠內景